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詩與遠方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最近滾君的微信炸了,每天都有數十條消息,反復不停的詢問一個消息:到底什么時候寫一期《樂隊的夏天》。

因為有一首歌太炸,可以用驚艷全場來形容。

這幾天,滾君不是不寫,而是心里五味雜陳,遲遲不能平復,無法下筆。

這種讓人頹喪,又讓人熱淚盈眶的感覺,是這幾年來,僅有的一次。

這一切都是因為刺猬樂隊,因為那首《火車駛向云外,夢安魂于九霄》。

這會是今年最驚艷的一首歌,沒有之一。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在這首歌中,滾君聽到了刺猬樂隊背后的故事,聽到了一代人的吶喊、苦澀壓抑,也聽到了一代人的希冀、熱淚盈眶。

或許,我們曾經傻逼的歲月,狂躁的青春,都在這首歌里被劃分成兩半:

一半是沮喪,一半是熱血;一半是現實,一半是理想;一半是迷茫,一半是憧憬;一半是絕望,一半是希望。

這一切的千情萬緒,歸根究底就是兩個字:生活。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刺猬,一種哺乳動物,除了肚子柔軟,全身是刺,遇到危險會把身體卷曲成球狀,展開尖刺。

而刺猬樂隊,一支Emotional(情緒)搖滾樂隊,除了最萌身高差,全身是勁,當他們站在舞臺上,完全不同于私下的頹廢,充滿激情。

他們就像一只刺猬竄到身體里,把我們的五臟六腑全扎了一遍。

這首《火車駛向云外,夢安魂于九霄》后,所有人都將記得這支樂隊。

如果要用兩個詞形容刺猬樂隊的現場,那就是喪和燃。

當這首歌的前奏響起,真的就像坐著一趟即將駛出隧道的火車,帶著你飛速掠過時間,去看一看曾經的華年。

這是一首喪歌,從開頭喪到結尾,但除了喪,它也讓你熱淚盈眶。

主唱子健的聲音充滿了喪,一把少年嗓,不停向命運嘶吼。

鼓手石璐的鼓聲堅定有力,每一個鼓點,都在向生活重擊。

兩人的配合,就像是水火交融一樣,在歌曲的前半部分,把生活的喪統統融進了大家心里。

這是主唱子健的喪,也是刺猬的喪,歌詞的前半段,殘夢、滄愁、爛曲……無一不再述說生活的不如意。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等到后半段,鼓聲突然戛然而止,剩下主唱子健一人發自肺腑的吟唱,慢慢讓人燃起對未來的憧憬。

這不僅是一首歌,更像是一首把絕望和希望共存的詩歌。

黑色的不是夜晚,是漫長的孤單

看腳下一片黑暗,望頭頂星光璀璨

嘆世萬物皆可盼,唯真愛最短暫

?子健在歌詞中寫下「孤單漫長」「腳下黑暗」的現實,也寫下了「星光璀璨」「唯盼真愛」。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搖旗吶喊的熱情,攜光陰漸遠去
人世間悲喜爛劇,晝夜輪播不停
紛飛的濫情男女,情仇愛恨別離

 

更在感慨熱情散去、光陰褪去、人間悲喜、男女情愛后,用全身的力量吶喊出:「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而承載殘酷現實與美好向往的,正是這么一句:「失去的永不復返,世守恒而今倍還。」

失去的再也回不來,但世界萬物堅持的一定會來。

滾君相信,即使大家沒有到過現場,無法感受到現場的魅力,但隔著屏幕,你依舊聽到現場山呼海嘯般的吶喊,情緒在此刻被烘托到最高點,然后升空、綻放、裂開、神游。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而這些青春的狂躁,理想的吶喊,在刺猬的手中變成了近兩分鐘的純伴奏。

主唱子健手中電吉他的solo,不斷壓抑著大家情緒;鼓手石璐的鼓點一下一下,敲在我們脆弱的心尖上。

臨近結尾,鼓手石璐一邊敲鼓,一邊和聲,聲聲穿透靈魂,像極了對往事的感慨。主唱子健忘我般拿起手中的吉他,像發泄一樣,砸向架子鼓。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不管是現場觀眾,還是隔著屏幕的大家,都在吶喊著這支樂隊的名字:刺猬、刺猬、刺猬……

這一刻,時間仿佛定格在他們身上,沒有五味雜陳,只剩下震撼。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對于這首歌,滾君想用這么一句話來形容:頹廢中帶著堅韌,沮喪中帶著震撼。

因為這句話也像極了刺猬樂隊。

2003年,一支名叫「失控體」的樂隊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成立。這就是刺猬樂隊的前身,彼時的石璐、何一帆尚未加入,但子健卻早早就位。

在那個華語樂壇巔峰的年代,搖滾樂早已慢慢褪去了光輝,悄然回到地下。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子健曾是學校的風云人物,鼎鼎有名的北航吉他協會會長,默默的玩著GRUNGE、朋克。

之后的兩年,子健帶著「失控體」樂隊,不斷的參加高校演出和酒吧地下演出。他記得很清楚,曾經有一次帶著樂隊出去外面演出,最灰暗的時候,只有兩個觀眾,其中有一個還是酒吧老板。

這樣的日子持續近兩年后,樂隊其他成員忍受不住了,第一個退隊的是鼓手。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樂隊都陷入沒有鼓手的狀態,無法排練。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子健遇上石璐是個巧合,是后海大鯊魚的小武聽說子健缺個鼓手,在一次閑聊的時候,把石璐介紹給的他。

但剛開始時,子健并不看好石璐,因為子健至今記得第一次見到她時的樣子,個子小小的,1米5幾的個子,壓根沒有一個鼓手的樣子。

當石璐當場比劃了幾下子,個子小小,打起鼓來一點也不虛的樣子,才把子健拿下了。

2004年9月,有了石璐的加入,兩個大男孩和一個小女孩,簡單的三大件,樂隊正是更名刺猬,寓意像刺猬一樣有棱有角。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但生活遠遠不是這么簡單,這支樂隊卻從來都沒有順利過。

2006年5月21日,北航舉辦了一場畢業生的「告別」演出,子健帶著刺猬樂隊上臺表演。

這是他最后一次用學生的身份登臺,不管是不是本校的,是不是認識的,都在陪著刺猬大合唱,而他身后的架子鼓旁,剛在一起戀愛不足一年的石璐,早已哭成淚人。

這一刻后,他將踏出校園,而石璐卻因為掛科太多,需要晚一年畢業。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畢業后,子健進入了一家公司當程序員,負責網絡后臺管理。每天一邊惦記工作,一邊惦記著音樂。

可是簽約公司哪里有這么容易,子健不停的向公司投demo,只有嚎叫公司打來電話,提了一個苛刻的要求:簽約可以,但沒錢,只給200張唱片,幫忙拍個MV。

子健一口拒絕了,要是這樣搞,樂隊遲早得解散。

于是,他把目光看向了摩登天空,在和石璐商量后,兩人十分默契的達成一致,投了一首《Our Last Word》的小樣。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2007年,刺猬樂隊簽約摩登天空,是他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短短4年,發出了令人贊嘆的青春三部曲《噪音襲擊世界》、《白日夢藍》、《甜蜜與殺害》。

此刻的青春,看似一切都在變好,但事實上,樂隊內部早已分崩離析。

貝斯手博宣因為音樂理念不同,在完成2011年底的巡演后,就宣布退出樂隊。

另一邊,子健和石璐談了近7年戀愛,彼此早已無法忍受對方在生活上缺點。

兩人曾經接受采訪時說:

「以前最苦時候,因為沒錢,在北京只能住小平房,一共10個平方左右,洗澡、做飯、洗衣服這些基本功能都只能在室外進行,特別是冬天,做飯的時候還得在外面搭個火,做完飯眼淚都干了,直接掉菜里。」

從小沒怎么住過平房的石璐,晚上經常躲到被窩哭,這時子健就會抱著她,并在心里默念:「老子要趕緊掙錢,租一樓房。」

兩人的感情很好,可子健身上的臭毛病太多了,生活上懶散、邋遢,行為上大大咧咧,而石璐經常情緒化,有些難溝通。最終兩人散了,敗在了七年之癢。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刺猬走到這一步,基本就算散了。

唯一把這支樂隊聯系在一起的,或許就是那絲若有若無的牽掛,刺猬就像是兩人的孩子。

兩人雖然分手了,但樂隊磕磕絆絆,還在繼續做。

一年后,新貝斯手何一帆重新加入樂隊,又開始操練起音樂。三人偶爾聚聚錄專輯、做演出,若即若離,私下也有著各自的身份。

子健修了頭發,一改搖滾歌手的面相,穿著襯衫,轉身成了程序員,終日與代碼為伴;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石璐經歷結婚、生孩子、離婚,最后成了單親媽媽,依舊握著手中的鼓棒,拎著大鼓四處排練,要強的用鼓點挑起生活的擔子。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轉眼7年過去,曾經發出熱淚盈眶誓言的搖滾組合,如今卻都在為生活奔忙、養家度日。

去年,刺猬樂隊新專輯《生之向往》,在錄這張專輯的時候,石璐甚至不知道寫的是什么,但她卻告訴了子健:「錄完這張專輯,我就要走了。」

而那時的子健,正處于痛苦迷茫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理由去勸石璐:「樂隊玩完了,這輩子除了樂隊,也干不成啥事了。」

他沒有什么大志向,最大的希望就是:「生活狀態好一點,穩定一點,樂隊不要有那么大的動蕩。」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到了今天,刺猬依舊沒散,整整負隅頑抗的14年。

這次來到節目上,兩人吐露心聲:「愛了七年,也恨了七年。」

面對之前的種種往事,相互之間只有賞識。

子健帶頭稱贊她是:中國最棒的女鼓手,沒有她,自己就會活成另外一個樣。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石璐在視頻中,看著昏黃燈光下的背影,緩緩談起還留在刺猬的原因:

「因為我認可他的才華,他身上的缺點就算像星星一樣多,當優點出現的時候,就像太陽升起來了一般,所有的星星都不見了。」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十四年時間過去了,這支樂隊經歷過頹喪,但看著節目里,刺猬樂隊的老照片掠過,那吶喊的青春尚未停歇。

因為每次刺猬出去演出,開唱之前,石璐都會像這次一樣,喊上一句:「嗨嘍,嗨嘍,嗨嘍……大家好,我們是刺猬。」

對,他們是刺猬,那個與眾不同的刺猬。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滾君已經記不清,上一次的淚濕眼眶,是什么時候的事了。

也許是回憶起18歲,曾經奮不顧身干的傻逼行徑,搖旗吶喊著理想;

亦或是想起30多歲,終于看到心灰意冷的那刻,滿目蒼夷的現實。

發生的這一切,無不映照著這么一句話:「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滾君有件事記得很清楚:

大抵10年前,有個叫小黑的兄弟,畢業后直接北上做音樂。

去之前滿腔熱血,誓要干出一番成績,他幻想過北漂的生活,最苦不過是地下室而已。

去之后,看著老北京的風云變幻,人員極速擴張,面對現實,他視死如歸,竭盡全力想要留下來,他知道北京有著最好的資源。

10年后,他回到老家,與我在一趟酒桌上碰面,他喝的醉醺醺的,叼著煙說:這十年什么都沒有得到,只有一段理想,一段感情,一個悲劇。

后來,他老了,慢慢放棄了音樂,轉身干上了房地產銷售。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滾君的朋友小黑,像極了如今的刺猬:

「曾經苦苦堅守理想的那代人,都已經慢慢老去,都在為了生活奔忙。但不管如何,始終有年輕人正在前赴后繼,走我們走過的老路。」

這個世界上,存在著無數種像刺猬一樣的傻人,同樣走在路上,別人陽關大道,我們卻早已無路可退。

曾幾何時,我們也曾像個傻逼一樣活著,為了理想咬牙堅持,用欲望促成了一段青春。

如今,遭遇到現實的阻擊,我們迫不得已放下理想,隱去光芒萬丈的才華,主動繳械投降。

因為我們知道,生活還在,我們必須走下去。

今年最強催淚現場誕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刺猬樂隊這首歌,就像他們的名字一樣,有根刺,狠狠的扎進了我們心里。

刺猬唱著自己,我們卻仿佛聽到了所有。

那些待在辦公室,拿著保溫杯的人們;

那些從外地趕來,不留余力拼搏的人們;

那些正在廚房,為家人孩子準備一日三餐的人們;

都會在《火車駛向云外,夢安魂于九霄》前奏響起的一剎那,陷入沉默。

他們會默默點上一支煙,然后想起興許有些失望的過往,想起理想的綻放與隕滅。

我們曾經自以為是,覺得人一旦到了某個年紀,所謂的正確,就是為了生活熄滅激情,掐滅理想。

但我們錯了,那些殘留的熱情,始終都在,藏在我們身體里、血液里、汗毛里。

無論現在的你年齡多大,貧窮還是富有,成功或失敗。

請牢記這首歌,這是吶喊、是不甘、是老去、是青春。

沒人永遠十八歲,但總有人正十八歲。

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評論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破碎之前是黑暗,破碎之后是黎明

詩與遠方

《樂隊的夏天》淘汰的23支樂隊中,他們最讓我心疼惋惜...

有話直說

本屆新說唱上最能代表CDC的,居然是這個來自加納的老黑!

蔣腦絲

收了心的浪子不茍言笑

文章數
324
閱讀量
104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