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音樂猛料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他們的作品,將會成為華語樂壇獨一無二的存在

誰能想到,《我是唱作人》才播出三期,就涌現出一堆出人意料的事:上位區再次大換血,“剛哥”王源淚灑現場,高進更是挑戰了熱狗做對手……

最讓人意外的是,一直被大家看好的梁博、毛不易竟然陷入淘汰的邊緣。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他們為什么會輸?

先說梁博,他的對手是擅長世界音樂,旋律空靈的薩頂頂。

按照常理,世界音樂在比賽中并不討巧。

但對于已經待到第三期節目的大眾評審來說,他們的耳朵挑剔到他們不僅需要好歌,更需要新鮮刺激。

新補位的薩頂頂恰好滿足了他們的需求。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再來說毛不易,他這次的對手是喜歡用情歌包裹自己堅強內心的汪蘇瀧,而毛不易習慣用細膩的歌詞挑逗每一位聽眾的思緒,他們倆撞上,可謂是棋逢對手。

但這次卻以65:36的大比分差距,毛不易落敗。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主要原因除了汪蘇瀧此次帶著必勝的決心之外,還有就是他完完全全拋棄了以往的汪式情歌,首次嘗試說唱,效果令人咂舌。

聽完之后,大眾評審都忍不住贊嘆:“他今天的歌曲,還運用了他可能不太擅長的說唱部分,給我眼前一亮的感覺。”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這就是普通聽眾最自然的反應,一種風格聽久了,一定會產生審美疲勞。

我相信這一點,參加節目的唱作人都心知肚明,但總有一些人不會按照觀眾的要求來做事,比如梁博、曾軼可、毛不易。

三期節目過去了,他們依舊喜歡按自己的想法來寫歌,根本不會為了迎合聽眾改變自己,簡直一個比一個剛。

尤其是梁博,當大眾評審發出“審美疲勞”的聲音時,他很任性的回了一句:“難道我要七十二變唱歌嗎?”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梁博不會七十二變,他有著自己鮮明的標簽。

每次聽梁博的音樂,我都幻想自己開著一輛福特野馬在美國61號公路上奔馳,歌曲中的每一個律動都像美國傳統布魯斯一樣時時刻刻激發著人們心底里對自由的渴望。

聽完這次梁博帶來的《黑夜中》,我不僅想在公路上奔馳,還想站在跑車引擎蓋上熱舞。

薩頂頂聽到梁博的demo時,就情不自禁的說:“梁博這首歌有點像公路電影的感覺。”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我們都知道梁博玩的是搖滾,可他的搖滾里沒有吶喊、沒有憤怒,而是通過營造的迷幻氛圍,給予你自由和向往的憧憬,《黑夜中》也不例外。

梁博說:“這是一個讓大家能想要去跳舞的歌。”

跳舞只是它的外殼,更深層次還是通過旋律的律動激起聽眾身體的律動,進而在身體感官都調動起來的時候,半醉半醒間摸索到自由的邊界。

如果你問我什么是公路音樂?我會告訴你:“去聽梁博的《黑夜中》就知道了。”

因為它就是一首典型的公路音樂,當鼓點緩緩推進的時候,畫面躍然腦海:你在綿延不絕的公路上自由的行進,一旁的浪花撲打著暗礁,上空的海鷗發出清亮的嘶鳴。

這就是梁博歌曲中的感染力。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前兩期節目,梁博便是憑借著這股感染力驚艷全場。

第一期的《表態》,用布魯斯和爵士的律動去包裹搖滾這層核心,堅定的鋼琴聲還有洗腦的鼓點,你會在不經意間被帶入梁博的音樂世界。

歌名雖然叫《表態》,歌詞里卻沒有堆砌太多刻意挑動情緒的詞匯,因為他自己就是最有態度的體現。

第二期《出現又離開》,開頭是梁博最喜歡的愛爾蘭肘風笛,悠揚且哀婉。就像是在預示著愛情,唯美且憂傷。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這是典型的梁博式情歌,他喜歡用含蓄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愛情的定義,將情緒都凝聚在樂器編曲上,整整兩分半的樂器獨白,雖然無言,卻像是在娓娓道來心底的情話。

三期節目,三首歌,變的是節奏和樂器的搭配,不變的是他在音樂世界中的自我表達。

對于大眾評審而言,梁博的歌確實是好歌,但總感覺像一個模子里套出來的一樣,并沒有帶來新鮮和刺激。

他們聽完,毫不掩飾自己的看法:“梁博他美其名曰堅持自己,堅守自己的風格,但是我覺得這是不敢沖破自己的固有的一個套路和固有的一種方式。”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我感覺大同小異。”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在果醬君看來,敢于嘗試不同的風格當然是好事,這能夠拓寬自己的音樂寬度,發現更多可能性。

但梁博的堅持并沒有錯,唯有在自己擅長的風格里死磕,才能拓展其深度。

如果有天,你有一個開車上路,奔向自由的機會,請一定要再聽一遍梁博的《黑夜中》。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我相信,不管這個樂壇如何變化,不論觀眾的喜好如何更改,曾軼可始終都不會變。

每一期節目播出時,果醬君最期待的莫過于曾軼可的歌詞,她就像是現代主義詩人,以孤獨的面貌去思考人性。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曾軼可這一期演唱的《軀殼》同樣極具實驗性,她將大腦、眼睛、心臟、肺部這些身體部位撕裂開,血淋淋的展現給聽眾:

請打開我的眼睛

把我的心看清

進入我的生命

紅色跳動的是心臟

裝滿了你的名字

每次聽到呼喊

它就跳動一次

當這些觸目驚心的歌詞擺在我面前時,我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美國70年代最經典的驚悚電影《月光光心慌慌》,同樣是用最殘忍可怖的方式,來探索人類最深層的恐懼。

我能想象,曾軼可每一次寫歌詞,或許都是將其當作一部藝術電影來創作。

像毛不易和熱狗就難掩對曾軼可《軀殼》的喜愛:

“我很喜歡。”

“我也很喜歡。”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更巧妙的是,經常會在舞臺上顯得局促的曾軼可,這回完全放開了手腳。她在舞臺上的表現,如同一只折翼的暗夜精靈,在黑夜中一邊舔舐傷口,一邊不知疼痛的飛舞,甚是凄美。

這樣的曾軼可,很美,也很危險,因為她在閉著眼睛走鋼索。

她身處主流音樂與獨立音樂的邊界線,如何令歌詞既有可思考的深度,又能讓大眾淺顯易懂,這是個難題。

因為一個不慎,聽眾就會完全聽不懂歌詞里的含義。

但果醬君不擔心,像這位大眾評審所評價的:“她將主流音樂以及獨立音樂做了一個比較好的一個結合,嘗試著去拓寬整個流行音樂創作的語境。”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曾軼可前兩首歌便將這個距離拿捏得很準。

首先是《彩虹》,歌名很陽光溫暖,可歌詞卻給人一種壓抑感,這種反差營造出了一個混沌的世界。同時她將“雨滴”、“水晶”、“彩虹”這些事物比喻的很巧妙,初看不知所云,細究便會陷入沉思。

曾軼可驚艷的藝術細胞,在這首歌里體現的淋漓盡致。

雨滴的背面

水晶的背后

雨后的天空

掛著彩虹

隱藏的感覺

閃躲的身影

黑暗中擁抱

尋找彩虹

當時熱狗聽完demo的時候,就驚嘆:“她的歌詞寫的特別好,有文學性,可是又不會太深。”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第二首《流言》,歌詞依然暗含隱喻,將自己比喻成荊棘里的花朵、洶涌時的海浪、死去的星星,它們明明很美麗,卻因為外表的尖銳成為瘟疫一樣的存在,如此營造的反差,比直接寫曾軼可自己飽受流言摧殘更令人心疼。

一顆死去的星星 墜入地面

明明很美麗 卻說它危險

當美麗的物體 靠近身體

明明很吸引 內心卻在遠離

虛假的流言

是真實的利劍

看著這些歌詞,仿佛是在鑒賞一部經典黑白電影,**黑白的色調下,潛藏著千百種人性。**

十年前,曾軼可個性十足,獨特的綿羊音和自我的音樂使其飽受爭議,喜歡她的人將其視為珍寶,極力維護她。不喜歡她的人對她嗤之以鼻,想盡辦法抹黑她。

面對鋪天蓋地的流言蜚語,她輸了。

十年后,曾軼可依然個性十足,即便再次站在競賽的舞臺上,她也沒有就此妥協,就像她在《開飯啦!唱作人》里的態度:“然后每個人的時間都很寶貴,為什么浪費時間在不喜歡自己的人身上。”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可這一次,她贏了。

贏了比賽,也贏得了認可。

十年過去依舊初心不改,曾軼可已然不是眾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異類,而是華語樂壇獨一無二的存在。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毛不易是唱作人,但我覺得他更像是用聲音繪圖的畫家。

當毛不易在節目里演唱《水鄉》時,他只是靜靜的站在舞臺上哼唱,隨著古箏和笛子的奏響,眼前出現波光粼粼的湖面,江南獨有的畫船在上面蕩漾,河岸楊柳吹拂,遠處白鷺撲打著翅膀。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不用去江南,便已身在江南。

很難想象,這個出生自東北的大男孩竟然有著一顆細膩柔軟的心,就連歌詞都是那么的唯美動人。

我想毛不易小時候,肯定沒少讀李清照的詩詞。

青底白花油紙傘

采一片蓮葉清香飄在兩岸

長亭和垂柳作伴

暗下來薄霧不散不見遠山

一方天地風輕水軟

水綠天藍藍 白鷺一行路輾轉

聽完毛不易這首《水鄉》后,大眾評審忍不住驚嘆:“毛不易是一個有4D效果的歌手,他只要一開口,你就會感覺下雨了,起風了,然后那個西湖的水霧被風吹過來了。”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就像第一期節目里毛不易演唱的《東北民謠》,通過“梅花”、“烈火”、“月牙”這些意象的描寫,以及除夕夜新娘對新郎望眼欲穿的故事,勾勒出被東北黑土地被冰雪掩蓋后的獨特風情。

還有第二期節目演唱的《小王》,如何將一個人的故事凝縮到一首歌里,其實并不容易,畢竟故事很多,篇幅卻不長。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毛不易的心思很敏銳,他寥寥幾筆,通過捕捉生活中的各種細節,將當年自己的境遇像畫展一樣鋪陳在我們眼前。

如果我在角落里遇見他

碰巧有風吹亂他的頭發

我會慢慢靠近給他肩膀

分擔他一路重重的絕望

為什么毛不易會被許多歌迷叫做“少年李宗盛”,原因無他,歌里有故事。

可毛不易這種風格,面對挑剔的大眾評審,竟開始遭到質疑。

在他們看來:“毛不易老師的作品,還是在他原先的這種歌曲的風格里面,就是沒有做任何特別多的改變,如果他沒有更多創新,大眾會審美疲勞。”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面對落敗,向來不自信的毛不易卻突然剛了起來:“我不會說因為我這場贏了,或者這場輸了,我就調整,再改歌服務現場,我覺得這個就失去本身你創作的目的了,我們不是為了比賽而作的這首歌。”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比賽很重要,但留下屬于自己的作品,更重要。

這就是毛不易態度,也是梁博、曾軼可的態度。

《我是唱作人》是一個讓人害怕、又讓人不舍的舞臺,面對大眾評審刁鉆的眼光,8位唱作人每一期都處于強壓之下,甚至費盡心思創作出來的作品還有可能被否定。

可當陳意涵被淘汰時,言語中滿是對這個舞臺的不舍和留戀。

因為它除了能給唱作人帶來關注和熱度,最重要的是,它能給到一個自由創作的空間。

你可以唱整整3分鐘都只有伴奏,沒有人聲的歌曲;你可以嘗試從未接觸過的說唱;你可以足夠自我、足夠實驗。

正因如此,梁博、曾軼可、毛不易才敢堅持自我,在獨屬于自己的領域里深耕。

能有梁博、曾軼可這么固執的人,真是華語樂壇的幸事

| 圖片來自微博@我是唱作人

他們當然也在乎名次,但更珍惜的,是能夠在自己的領域里大展拳腳的機會。

華語樂壇如何百家齊放?

我想,當這些唱作人不迎合聽眾,不寫套路式的口水歌,都將自己的風格做到極致時,樂壇才會有旺盛的生命力。

評論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這個德藝雙馨的老干部,當年到底是如何成為“污妖王”的?

音樂猛料

因翻唱王菲被罵上熱搜的痛仰,真有那么差嗎?

音樂猛料

看完《新說唱》第一期,我覺得這些顏值爆表的女Rapper會火…

果醬君

音樂圈的水很深,我帶你探一探

文章數
529
閱讀量
327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今天